第四百二十二章 翡翠宫之夜(五)(1 / 1)

郗重楼的一番话把倾国噎得简直哭笑不得,无话可说,自己明明是好心来此替他解围,却偏被他调笑一番,如此想着,便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

“如此说来,原来二皇子竟然是个贪图美色的肤浅之辈吗?”既然郗重楼非要借机逞一时口舌之快,倾国自然不会示弱,当然要接着由头再讽刺回去。

然而,或许他们二人都没有发觉,如今他们二人这你来我往的,在旁人看来,简直是如同是一对欢喜冤家。甚至连深知倾国与慕容璟关系匪浅的皇上,都莫名觉得倾国与郗重楼之间定然比他认为的还要熟络几分。

然而,当着耶律铠和蒙立,以及如此多的护卫,皇上即便心中再有疑虑也不会开口询问,他只是笑笑:“今日这事倒是越发混乱了,二皇子执意不愿,看来是当真对怜儿姑娘无意,既然如此,朕自然不会强求。”

听到皇上这么说,耶律铠倒没什么反应,反倒是怜儿顿时慌张了起来。她心里也清楚,若是这事今日被搁置下来,日后就定然不会再被提起,这便是断了她的念想。若是就这样,她日后怕是再无机会与师兄相见,更遑论与她有些什么,倒不如今日趁着皇上在此,即便是强求,也要让师兄纳了她,日后为妾,她也认了。

“皇上,皇上,您不可不管啊,怜儿虽然身份低微,却也是清白的身子,方才被师兄给……若是皇上不肯替怜儿做主,怜儿日后该如何见人啊。”说着,怜儿竟然痛哭流涕,仿佛当真是受了莫大冤屈的模样。

看着怜儿的样子,倾国不由得觉得有些不齿,其实,她并不觉得女子不能主动追求自己心仪的男子,只是,身为女子总该懂得些礼义廉耻,今日她即便是得偿所愿,强迫郗重楼将她纳了,日后怕是也只能独守空闺,而且,只要郗重楼见到她,就会想到她今日这般丑陋的嘴脸,又怎么会待她好呢?

“怜儿姑娘,本宫倒有些听不懂了,方才自打本宫进来,便一直听着所有人都只是说看到你二人相拥在一起,现下看来,你二人也都是衣衫完整,毫无凌乱,那么本宫倒想要问问姑娘,你这清白的身子到底是被二皇子怎么了?”倾国因为看不惯怜儿,语气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凌厉中便带了几分刀兵之声。

“那……那是因为护卫们进来的时候已经……已经……”怜儿干脆把心一横,心想着既然已经要做下这等无赖之事,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泼脏水便泼了吧,只要能够得偿所愿便好。

看着怜儿那副哭哭啼啼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的模样,倾国当真是觉得十分碍眼,只觉得她这样子真是比皇宫里父皇那些争宠的莺莺燕燕还要惹人厌烦。不由得,倾国更是满心烦躁起来,她皱着眉斜眼看着怜儿,冷冷道:“怜儿姑娘的意思是,在护卫们来此之前,有人轻薄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