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拉姆(1 / 1)

消亡与重建 仕瞰 3407 字 9天前

“约翰少爷我们到了”。仆人恭敬说道。“终于到了,我跟你说的注意事项你都清楚了吗?”。“放心吧,我都记着呢”。托雷斯自信满满地说。“等会你先不要说话,英格拉姆公爵她最讨厌别人一副侃侃而谈的样子”。“我知道了,不过你不要太紧张,这样只会显得我们是多么的无知是一个没有见识过场面的人,会给她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的,你也不想我们被她轰赶出来,对吗?”。“这是自然”。“那就放轻松点,我们要让她知道我们的诚意”。托雷斯理了理衣服说。“好了,我们该进去了”。托雷斯走下马车。约翰·尼德普跟着下来。

“还是我来吧”。托雷斯赶在约翰·尼德普前面敲门,“笃笃笃”,“我是巴蒂斯·托雷斯,这位是约翰·尼德普,我们是来拜见英格拉姆公爵的”。“我知道他是谁,请进,我这就去禀报公爵”。仆人迎进托雷斯他们后就去禀报消息了。“这儿的布置跟我预想的一样,一样的差”。托雷斯在仆人走后细声对约翰·尼德普说。“嘘,现在不要说这些,免得被人听见”。约翰·尼德普谨慎地看了一眼四周后说。“我想她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而处处刁难我们,这与她的身份并不相符”。“我们也总要表现得恭敬一些才行,她可不喜欢看到别人一副傲慢的样子”。“这你已经说过了,没必要常常挂在嘴边的,我又不是一个傻子,用不着时刻提醒我该怎样不该怎样,这只会显得你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人讨厌”。“我之所以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我们的事业,好了,我们不要在这耍嘴皮子了,那只会让别人看笑话”。“我想这是一个让英格拉姆公爵认识我们的好机会,你说是不是,我的朋友”。“如果要用这样方式的话,我情愿她不见我们”。“那我们就会损失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放弃它你甘心吗?”。“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我是约翰·尼德普公爵吧”。“哈哈”。

“先生们,公爵请你们进去”。“走吧”。仆人引着托雷斯和约翰·尼德普上了二楼,来到一间房间里。“公爵大人呢,怎么没有见到她”。“先生请稍等片刻,公爵马上就来”。仆人说完就出去了。“耐心点,记住我跟你说的话,托雷斯”。“你们好,先生”。一个深沉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对峙,托雷斯看向声音的主人,一个身穿暗黄色的连衣裙女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仆。

“我就是英格拉姆公爵”。女子抢在托雷斯的发问前说。“公爵大人,请容许我向您介绍这位是巴蒂斯·托雷斯先生”。约翰·尼德普恭敬地说。“好久不见,约翰,你还是那么的谨小慎微”。“您还是这么爱说笑”。女子从托雷斯他们中间经过,走到对面的沙发坐下,“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吧”。“如果你将要说的话是毫无意义的,那请你规矩地坐着不要发出一点儿声音来”。女子看着托雷斯强调说。“公爵大人,我相信我将要说的话一定会打动你的”。“自负可是一种不好的习性,特别是在一个拥有崇高社会地位的人面前表现自己那脆弱的自尊心,这无疑是可笑的,你说是吧,托雷斯先生”。“是的,这不仅是可笑的还是愚蠢的,但这是我们所共有的,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习性”。“你可真会说话,托雷斯先生”。“谢谢您的夸奖,这只是我的诸多本领之一而已,我觉得我们要是再这样继续恭维下去只会白白的浪费掉时间,因此,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那么你可以开始你那慷慨激昂的演讲了,托雷斯先生”。

“好的公爵大人”。托雷斯就把他和约翰·尼德普等人一起把它视为伟大的事业的项目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

“不知道公爵大人您有加入我们的意向吗,有了您的帮助,我们将得以更快地实现这个宏伟的计划”。“这真是一个肮脏的,无耻的,可怕的计划,很难想象这个歹毒的计划竟然出自你的脑袋,托雷斯先生,而且你竟然同意了这样做,你真是让我感到意外,约翰”。英格拉姆听了托雷斯说的计划后看着约翰·尼德普说。“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先生们,失陪了”。英格拉姆怒气匆匆的离开了。“公爵大人,公爵大人”。约翰·尼德普试图挽留英格拉姆但这是白费心机的。“既然这样,我们就只好回去再想办法了”。“估计她真的是生气了,以后再也不会见我们的”。“可能吧,不过我们还是要抱有一丝的希望,毕竟它的诱惑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得住的”。“但愿如此”。“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托雷斯和约翰·尼德普出了房间下了楼,“她的思想就跟这栋房子一样古老,满是腐朽的气味”。

“你不能这样说她,她是我最尊敬的一个人”。“想来你应该受了她很多恩惠照顾吧,不然你怎么会对她如此的恭敬”。“她抚养过我们一段时间”。“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好了,我们回去吧”。车夫见托雷斯和约翰·尼德普站在了门前等候着他,就急忙地驾驶着马车过来。托雷斯和约翰·尼德普上了马车,“走吧”。约翰·尼德普催促说。“是的少爷”。车夫赶着车回去了。

房间内。

“他怎么能做这样的事,而且竟然还想说服我一起加入他们那个的队伍里,这真是痴心妄想,噢,现在这个世道怎么变成这样子了”。“不行,我要去拯救他们,拯救这群迷失的孩子,不然我会感到无比的愧疚的”。“他们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一定要去阻止他们做这样的事,要是做了这样的事可是会下地狱的”。“我很抱歉,丽萨,我没能照顾好约翰,我是一个失败的看护人,我,我,现在不是该懊悔的时候,我要去弥补我的过错,丽萨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让约翰他继续迷失下去的,我会承担起我应有的责任的”。英格拉姆看着丽萨的画像说。

“约翰少爷,我们到了”。“这真是漫长的等待”。“我们要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英格拉姆她在知道了我们的全盘计划后会不会做点什么,这一点我们是要有准备的”。“按她的性子她一定会这样做的”。“那我们就要想好应对的办法,不然我们的整个计划都将被她葬送了,你也不想白白错过这个机会吧”。“你要明白这一旦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来,你只能继续做下去,哪怕是十分的艰难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你都不能就这么放弃了,它现在已经跟你融为一体了,你永远也别想摆脱它,哪怕是死它也与你的灵魂在一起”。“这听起来真让人感到不适,或许她是对的,我们就不应该有这样的盘算,它只会让我们疲于奔命,痴迷癫狂”。“你现在怎么变得这样脆弱了,不是你鼓励我要继续将它做下去的吗,现在你自己倒要退出了,你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你得振作起来,千万不要被它吓住了”。

“看来她对你的影响还远远不止这些,你从她那里学会了软弱放弃吗,不然我真想不到你怎么会变得这般胆小了”。“自从丽萨死后我和妹妹就是她抚养的,我们都受过她严苛的教育,一切都要符合规矩,符合身份,统一我们的思想与言行举止,我们很少有独立的时间”。“这就是她的错,是她一手毁了你和安娜,你们应该要向她要回补偿”。“不,我们不能那样做,那只会让我觉得更对不起丽萨”。“她是谁”。“是我的母亲”。“好了,你应该要好好睡上一觉了,你太疲劳了,相信我,明天你就不再是这个样子的”。“确是,我现在感到身心俱疲,或许我真要将它放下一会了,不然它会毁了我的”。“这就对了,你好好地休息吧,我会想想怎么应对她的”。“她可不好对付,她是一个无法直视的人,我只要一看到她的眼睛就无法言语了,她是那么的强势”。“这只是对你有影响而对我则没有一点儿作用,放下吧,我会击败她的,我绝对不会让人阻止我的计划的”。

约翰·尼德普回到房内。回想着英格拉姆对自己参加这样一个计划感到意外时,约翰·尼德普感到一种深深的愧疚,无法面对英格拉姆和丽萨,特别是英格拉姆这个像母亲一样爱护自己的女人。托雷斯回到房内盘算着该怎样应对这个对约翰·尼德普有着巨大影响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