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周末的消息(1 / 2)

叶邵安带着面具,那人也带着面具,但是叶邵安不会听错他的声音,他似乎也认出了叶邵安。

隔着面具,两人相对,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贤哥哥……”叶邵安声音干涩,轻轻开了口。

宇文贤听见叶邵安的声音,身体微僵,因为带着面具,此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从他紧绷的身体来看,宇文贤有些紧张。

叶邵安也同样紧张,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两人沉默片刻,宇文贤叹了口气,抬起手缓缓地摘下了面具,舒和的眉眼透着熟悉的温润感。

“小安,你怎么在这里?”宇文贤问道。

叶邵安抬手也扯掉了面具,她没有回答宇文贤,而是字节走上前去,开口问道:“那贤哥哥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

宇文贤一顿。

叶邵安目光定定,一眨不眨地望着宇文贤,不允他有丝毫的逃避,或者说谎。

“这是你的休息室吗?”叶邵安嘴上问了出来,心里却是有些无法相信,因为,宇文贤根本不会打拳啊……

但是,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邵安目光灼灼,盯着眼前人。

“这不是我的休息室。”宇文贤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只是来帮朋友那点儿东西。”

“朋友?”叶邵安咽了咽口水。

文贤点头。

叶邵安道:“所以说……你的朋友,就是周末?”

宇文贤道大大方方,回道:“如果,你要这么称呼他。也可以。”

“你认识他!”

叶邵安脱口问道,其实,从宇文贤的话语里,就已经说明了他认识周末,但是叶邵安还是太过诧异,不仅又重重地问了一遍。

宇文贤顿了顿,看着叶邵安的目光,若有似无叹了口气,说道:“认识。”

叶邵安双目放光,连忙说道:“那,你带我去找他!”

“这个……我不能答应你。”宇文贤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为什么?”

宇文贤解释道:“因为周末并不想见其他人,不过,如果你执意想见他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他。”

叶邵安闻言,有些不仅失望,微微低下头,问道:“那……那他上次受的伤,已经没事吧?”

宇文贤轻声说道:“这么长时间了,他早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叶邵安点了点头,此时此刻,才终于松了口气,她终于从一个可靠的人嘴里,知道了周末平安无事

“话说,小安,你怎么在这里呢?”宇文贤开口问道。

“啊?”这次换叶邵安一愣。

宇文贤又道:“你在这里,邵正知道吗?”

叶邵安闻言,不由抓了抓后脑勺,说道:“我大哥啊……他不知道……”

“保镖呢?”宇文贤又问道,“你身边不是一直跟着保镖吗?”

“……”

这问题简直要命啊。

叶邵安硬着头皮,回答道:“被我打发了。”

“……”

宇文贤默默地看着叶邵安。

叶邵安吐了吐舌头。

宇文贤叹气:“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你还是快点回家吧。”

“可……”

叶邵安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跟周末的有联系的人,她还有很话想问,虽然,一时间想不到要问什么。

“先回家吧。”宇文贤说道,“不要让邵正担心。”

叶邵安没法,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不要忘了哦!”

文贤微笑着颔首,说道,“如果他愿意见你,我就把他的地址告诉你。”

“如果,他不愿意见我呢?!”叶邵安迈出的腿收回来,看着宇文贤。

宇文贤看着叶邵安微微摇了摇头,那意思,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也没办法。

叶邵安祈求地看着宇文贤,说道:“即使周末不愿见我,我也想跟他联系,不见面的那种也行,比如,发讯息什么的……”

宇文贤看着叶邵安,目光闪过一丝复杂,夹杂着一闪而过的悲悯:“我试试吧。”他说。

“好……”叶邵安郑重地点着头。

“快回家吧。”宇文贤道。

叶邵安三步一回头地往外走,似乎不想离开。

宇文贤无奈,说道:“你再不走的话,我就跟邵正打小报告了哦。”

“好好好,我知道了……”叶邵安叹口气:“我这就走。”

说完,依依不舍地拉开了房门。

然后,叶邵安跟要进门的人,差点撞到,两人均是一顿。

“是你?”对方上下打量着叶邵安,开口说道。

叶邵安也在打量眼前地这个女人,身材高挑,长相说不出熟悉……叶邵安在记忆力搜寻一番,恍然一顿,这人,眼前的女人,长相跟那个淩姐有几分相似啊。

“放她走。”就在此时,屋中的宇文贤开了口,冲那个当着叶邵安路的女人道。

“好的。”那个女人笑了笑,侧开身,说道,“叶小姐慢走。”

叶邵安闻言一顿,这个人,认识她……

女人笑眯眯看着她,叶邵安心中带着疑惑转身离开了。

…………

…………

唐护一直按叶邵安说的,站在原地等人,小家伙靠墙站着,等叶邵安等地有些久了,百无聊赖地开始观察周围的人。

不远处,一位个头高挑的,穿黑色夹克的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唐护打量着对方,不由得摸了摸下巴,喃喃道,“有些奇怪……”

“什么奇怪?”叶邵安回来了,打断了唐护。

“恩?”唐护回头看向叶邵安。

“谁奇怪?”叶邵安问。

“没事。”唐护摆摆手,并未将自己刚才的怪异感说出来,转而问叶邵安,“小姑姑,你找到人了吗?”

叶邵安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啊?”唐护道。

叶邵安回道:“也不知一无所获的。”

“发现什么了?”唐护问。

叶邵安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我回去告诉你。”

“哦……”

“走吧,回家。”叶邵安道。

唐护自然没有意见,点了点头。

…………

…………

叶邵安带着唐护,从后面离开了地下拳场,耳边的尖叫杂乱声,随着出门,已经被关在了身后房间里。

叶邵安不仅仰起头,看了看夜空,心情莫名地舒畅了几分。老友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