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破军(1 / 2)

往来有白丁 青山独远 11093 字 12天前

…………

船舱中稳坐着一位老渔翁。

面对辽河之上的惊变,他浑浊微黄的双目流露出诧异之色。

穷途末路之际,这些逆贼何以如此镇定?

老渔翁微微垂下眼皮,老人都是保守的……再看看罢。眼下的情形如同他最喜欢的双陆棋,自己已经掷出了骰子,对方的骰子却攥在手心迟迟不肯丢出来。

他不动声色,便没有人敢轻举妄动,渡船上暂时维持着平静。

玄遂遥望那片战船上的灯火,悄悄问横公大人:“用飞的还是用游的?”

“用脑子。”

白丁噗嗤一声笑起来。

横公渔儿恼怒地跺脚:“你们能不能正经一点!爹,我们到底要怎么脱困?”

横公大人下意识地将手揣入怀中,踏实地薅到熟悉的胸毛。

“等。”

“等什么?”白丁追问。

横公大人伸出食指,高深莫测地指了指夜空。

横公渔儿顺着她老子的手指仰头望去……月轮很圆,星子繁多,深邃高远……然后呢?

白丁不咸不淡地说了句:“莫看了,他的意思是你问他,他问谁,不如问老天。”

“爹?!”

“咳咳咳。”

“……”

横公大人心里将蒙焰祖上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这个闷葫芦,怎么就不肯给自己交个底呢?

丝毫不考虑中年人的自尊。

仿佛听到了横公大人的心声,辽河上游突然有了动静。

不动则已,动则地覆天翻。

仿佛星河崩落,又仿佛流萤飞舞,武陵关北辽河中出现了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亮点。

那是北魏的战船在编队撤兵。

这怎么可能!

是夜,这奇迹般震撼的一幕,给所有亲眼目睹的人留下了永生难忘的记忆。

赤焰军不知用什么方法突破了冰层,在冰冻的辽河上打开缺口,让战船得以自由行驶。

五万大军借着黑夜的掩护,悄悄登船撤退。待到武陵大开城门,风龙骑大军赶到时,北魏战船已经完成了断后的阵型,夹杂着铁弹和长枪长矛的投射,万箭齐发。

压得风龙骑抬不起头。

负责指挥的是郭襄山的副将朱雁鸣,他果断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

俘虏肯定是抓不住了,再冲上去只是徒增伤亡。但是,这满地的兵械是怎么回事?

方才那一轮狂风骤雨般的投射,或许是船上没有足够的铁弹,所以用兵械替代。

又或许是为了简兵骑行,减轻撤退时战船的负荷。

朱雁鸣心中快速打着算盘。

若说赤焰军被打得丢盔弃甲,仓皇撤回北魏,这些兵器倒能成为很好的明证。

南魏迫切需要这一场大捷。

只是,这样奏报卫国公会同意吗?

……

卫国公无法知晓朱雁鸣的筹谋,因为他正身处在追逐逆贼的南魏战船上。

他此刻的心情就像惊涛骇浪中的小舟跌宕起伏,忽而飞上浪尖,忽而坠落谷底。

为何太子手下依然射出了行动信号?心腹郭大刀明明递来丹岩的消息,说人找到了。

既已会面,必然知晓今夜是陷阱。明知是陷阱,那马夫之子仍然一头闯进来,他要干什么?

卫国公神色不变,心中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在押解途中劫囚。

战船上忽然有人惊呼,士兵哗然骚动,他们也发现了辽河上游的火光。

北魏竟然趁着夜色在撤兵!

这怎么可能!

卫国公疾步上前凝目细望,这不是在做梦吧?他知道女帝瑶姬素来看重舟师,建造了规模庞大的舰队。即便如此,北魏是如何越过厚厚的冰层,将战船驶入辽河深处的呢?

那些巨型的冰块厚重坚硬,刀砍斧劈只能留下浅浅的痕迹。卫国公也曾尝试投掷铁弹破冰,最终只将冰面砸出些浅坑,远远达不到能行船的程度。

武陵关没有第二个兮云渡。

卫国公蹙起眉心,略感不安。

“恭喜国公爷大败北魏,再拿下此贼,今夜便是双喜临门。”

让人如沐春风的嗓音响起,卫国公侧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色面具。面具下一副殷红的薄唇,轻描淡写,就将子虚乌有的军功送给了卫国公。

这是要将自己跟长乐宫绑在一起啊。

卫国公微微一笑:“今夜之事,本公自然要向陛下如实禀报。”

好一句如实禀报……这个骑墙的老兵油子。铁面公子迎合道:“那是自然。”

说话间,已渐渐接近了渡船,卫国公依稀可以望到船上的身影。他沉声命令道:“捉活的。”

先保住这小子的性命再说。

铁索链哗啦啦作响,铁锚牢牢抓紧水下的暗礁带。六艘南魏战船从各个方向包围了渡船。

大概是觉得走投无路,逆贼及其同伙并没有反抗,只是安静地站在一处。鱼死了网又不见得会破,还是省省吧。

船舱里的老渔翁走了出来,身后两步跟着一个蓬头垢面苦瓜脸的老道。

老渔翁对卫国公方向行了一礼,然后面向船舷处说道:“大局既定,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玄遂有些害羞地答道:“或许,我还能再争取一下?”

老渔翁嗤之以鼻。

“你要如何争取?”

玄遂指向辽河上游。

所有人的视线跟随他的手指转动,然后再也移不开。

老天……那是什么?!

……

“王舟。”

卫国公喃喃地道。

一座大山般的黑影乘风破浪顺流而下,向他们这边飞速驶来。

即使是钓鱼叟这些对舰船一窍不通的江湖客,也能一眼看出这艘船便是北魏舟师的灵魂,战船的头号指挥者。

这艘巨型战舰足有四五层楼高,灯火通明人影绰绰,双层轮桨交替运转,风帆鼓胀至极点,来势迅猛如飞。遑论其他,单看这硕大无朋的外观,就已超出南魏所有人的想象。

北魏竟有如此惊人的造船术?

江风剧烈抽打每个人的面庞,感受到巨舰透露出的霸王意志,一股可怕的危机感油然而生。相比之下,南魏战船就像老鹰面前咯咯发抖的小鸡。

“来得好快!”

铁面公子忍不住说了一句。

卫国公脸色阴沉,多年沙场磨砺使他对情势变化格外敏锐。

他沉声命令道:“鬿誉号、荆燕号听令!押送渡船撤回兮云渡,其余战船备战断后!”

众将士齐声应答。

钓鱼叟亦急道:“快起锚撤退!严密看守防止逆贼逃脱!”

船夫们手忙脚乱地扑上去推动绞盘,绞盘叽叽嘎嘎只转了半圈,居然再也无法寸进。

船夫用力拍打绞盘,正反来回推动尝试,转不动,还是转不动。

“怎么回事?”

“大人,铁锚卡住了绞不动!”

形势紧急,钓鱼叟带领几个武林高手亲自上场,吐气运功大喝一声:“开!”

绞盘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四爪铁锚依然牢牢卡死在两块暗礁当中,纹丝不动。

武人的力气也是很可怕的,拔山扛鼎重逾千斤,绞盘承受不住巨力拉扯,终于分崩离析。

“糟了!”

“这船走不了了!”

卫国公在战船之上看得分明,当机立断喝道:“弃船!护卫鬿誉号、荆燕号上前接应。”

两艘战船迅速接近抛锚的渡船。然而渡船上的人却犹豫了,逆贼四人已经占据了一个死角,显然准备负隅顽抗。

功亏一篑就这样放弃,任务失败大家心有不甘;硬碰硬地实施缉捕,又会遭到北魏巨舰的攻击,恐有灭顶之灾。

如何取舍?动不动手?

气氛一时有些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