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狐妖害人(1 / 2)

破庙里。

五个书生围着火堆,谈性正浓,忽然一阵微风吹来,火堆里的火焰摇曳不定,然后就见谈的正兴起的五人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瞬间就垂下头睡着了。

“哈哈哈!”

一串清脆悦耳的笑声响起,一个白影轻飘飘地随着微风飘荡,来到了这五个书生身旁,这白影就露出了真容。

只见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穿白衣,一头及腰长发,柳叶眉,五官精致,容貌说不上是绝美,但也是娇俏可人。

少女围着五个书生转了一圈,啧啧轻笑道:“听红姐姐说,与男人交欢,趁机吸取男人的阳气能够加快修行,今日凑巧碰到这五个书生,我也试试,看看红姐姐说的到底对不对,有没有骗我。”

“嗯,这里有五个男人,先从哪个开始呢?”

说着,少女又围着五个书生小步走着,打量着他们,最后她在赵子阳身后停下了脚步,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赵子阳好半晌,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五个书生就属这个还算俊秀,我这是第一次和男人交欢,吸取男人的精气,那自然是找俊秀的郎君更好了,那就这个了。”

有了决定,少女就对着沉睡的赵子阳轻拂衣袖,顿时赵子阳轻嗯一声,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他一脸迷糊地睁开了双眼,看着面前的火堆,疑惑地嘀咕道:“我怎么睡着了?奇怪!”

然后,他看了看四周,可四周除了特别安静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他摇了摇头,带着心里的疑惑伸出手摇了摇一边的张伯平,唤道:“张兄,张兄?”

但张伯平却是无论他怎么摇,怎么喊,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就像是张伯平睡死了过去一样,甚至赵子阳一用力摇动,张伯平就“啪”地一声倒了下去。

他这一倒,正好倒在右边的人身上,右边的人也是随之一倒,又倒在右边的人身上,如此如米骨诺牌一样,除了赵子阳以外,其余的四个人全部右倾倒在地。

顿时,赵子阳吓了一跳,身子都往后缩了缩,看着倒在地上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连和呼吸声都没有的张伯平四人,他察觉到不对劲,瞬间爬了起来,环顾四周,鼓起莫大的勇气,高声喝问道:“谁?你给我出来!我不怕你!”

他身子在原地转着,眼睛骨碌碌的警惕地看着四周,一时看着破庙外,一时又看向破庙里的佛祖,但不管他怎么样,他都无法发现什么异常,因为少女一直在他背后,随着他身子转动而移动位置。

许久过去,还是没有什么异常,赵子阳揪紧的心松了松,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自语道:“看来是我想多了,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妖魔鬼怪啊,张兄他们可能只是睡着了而已,待我去看看。”

说着,他迈步就走到张伯平面前,刚蹲下来要伸出手去试探试探张伯平的鼻息,然后准备唤醒张伯平,这时突然一连串清脆悦耳的笑声从他的背后传来:“哈哈哈!”